• 还是需要来说点什么,只是在习惯了这样沉默的日子之后连开口都会有种赵传在我歌里唱爱要怎么说出口的苍白无力感……

    嗯,还过些日子我就31了,想着而立却似乎有些不举。不得不认的是人年纪一来就有些记不清眼前事的毛病,我能遥想当年二十出头的我曾做过的那个三十岁的梦却记不清我到底是去年十月还是十一月的刑满释放。
    是的,我坐牢去了,出来没多久。说到这里本想一句带过就好但却写了删删了又写,只是想起了那些日子但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自己能放下才重要。

    ……
    前些日子进了趟城,见了几个朋友,一起走了段路,只是没有吃到海底捞。其实也不是性冷淡,只是连约炮都觉得麻烦。已经很久未进过影院,突然想起那时还只有王府井影城的时候那些上午场。听说了某人的离世,这是同龄人中的第四个。然后某人说想我的时候其实我也想说同样的话只是明白了有些话不说会比较好。重新看的《欲望都市》又没剩下了几集,当初的那个凯莉伦好像越活越精彩。家里的逼婚暂时告一段落,爸爸说那你接下来自己一步一步走,我要看你开个什么花结个什么果的时候心里真的很愧疚。

    那个关于三十的梦是一个有酒有肉有你的人生美梦。我不知道在经历了这么多不能用伤心难过来形容的日子之后依旧有这种想法是不是件好事,但至少有些东西一直在心里也算是对得起曾经的那个自己。

    好了,有点晚不多说了。
    希望你们都不那么孤独,晚安。
    Tag: